房角石华人长老教会

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牧者园地 > 生命轨迹 >
生命轨迹
5.经历青春的希望
发布时间: 2017-07-24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平地一声雷,粉碎了[四人帮],停止了十年的高考恢复了。一九七七年末的一天,我正在地里干活,有人来找我,说我爸爸来了。原来爸爸是来领我回家复习高考的。从青年点回到家时,离高考还剩下二十八天。爸爸四处求人,搞到了复习资料,满怀希望地[侍候]着我。他常常从工厂偷跑回家,看看我还需要什么。看到他殷勤的奔波、脸上的笑纹和眼中流露的担心和希冀,我祈求苍天怜悯我的爸爸,让他的愿望得到满足。
 
    在复习题中,有一道政治题[领袖在历史上的作用]。我在复习的时候就把它[枪毙]了,在考题中也如所预料的出现了。但我偏不答这道题。尽管我少得了20分,可我还是考了230多分,成为文革后首批大学生[七七级]中的一位。出乎我父母及所有其他人的意料之外,我竟然放弃了辽宁师范学院中文系的机会,而去大连师范学校英语班就读。别人不理解,可我自己明白,但不敢乱说。我要通过学习英文,在雄伟的长城上钻一个洞,打开通向更加广阔天地的窗户。我那颗不甘束缚的灵魂,要证明外面的世界,绝不像我们所知道的那样。我的目的达到了。还没有等我毕业,我已经看到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了。
    一九八一年九月,在我作满了二年的中学英语教师之后,我终于满足了父亲的[望子成龙]的大学梦,以辽宁师范大学外文系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该校的英文教育专业。我的人生展开了一幅新的图画。
    秋天的大学校园一派忙碌景象。新生们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奔波于宿舍、食堂和图书馆之间。在校园中,我发现有许多同学对我指指点点,惹得我非常恼火。后来一问才知是议论我高考语文的分数:95.5,几近满分。中文系的教授曾约我谈过话,想让我转系,以便栽培我毕业后留校任教,可我拒绝了。我想通过学习英文来了解世界,找出一条救国之道的梦想实在太强烈了。
    上了大学不久,我发现同班同学也对我很有议论,说我不努力学习,浪费宝贵青春。他们甚至还常跑到辅导员那里去告状,让我真是快气死了。那一年我二十三岁,在我生日的时候,我写下一首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慨:
 
《二十三岁生日》  
          1981年11月于辽宁师范大学
 
二十三载烟尘路,萧瑟西风万木凋。
把酒萦怀怅故事,吟歌放眼叹飘摇。
浮岑天外凄寒在,古树楼前音迹消。
俱道年华空辜负,谁知热泪是春潮。
 
    由于我有两年的英文基础,教材也相同,我根本不用看也会倒背如流。我于是利用这个机会,大量阅读世界文学名著,写随笔、记日记、写诗歌、练习翻译短篇文学佳作。当时我有一个感想,觉得生不逢时,壮志难明,认为[篷间之雀,怎知鸿鹄之志],大有怀才不遇之感。有诗为证:
 
咏梅
 
苍原雪海浮疏影,万木凋枯一树新;
只缘未识春风面,千载凄寒论到今。

    我的大学时代正逢改革之初,历史的沉重仍重重地压在社会的肩头。社会制度的守旧、顽固,像一重铁幕悬挂在人们的心头,成为一种牢固的桎梏,心灵在[革命]的模式下毫无生气。可我不甘束缚的思想,却顽强地穿破牢笼,以我叛逆的行为鞭挞历史的僵尸。我刚一入学,便带领全班关起门来学跳当时明令禁止的代表[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交谊舞、迪斯科。借着担任宣传部长的机会,用征文比赛的形式对社会进行[攻击],和学校的方针政策[对着干]。这一切[恶劣]的表现,导致我毕业时失去了在外文系留校任教的机会。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原来还担心外文系硬留我,我不知如何说[不]。因为学校受整个政治气候的影响,大有[万马齐喑]之势,压抑得令我这等叛逆之徒难以呼吸,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地方活下来。


下一篇:6.男大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