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 Essays

寓言一则: 撒旦的喜悦 

1998年11月21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魔鬼撒旦耳闻一修道院有盛名,即潜行以窥之。所见果然不谬,该修道院之神甫皆神光罩体,其修士亦圣灵充满,鬼魅不犯。魔鬼撒旦见无机可乘,不由心生不悦。然其不甘就此离去,遂绕行至阴暗处。蓦然嗅至一芬芳之恶臭,魔颜顿开。循而求之,至一掩蔽之所在,见数个狰狞恶鬼正分食一新修士之心肝肚肺,咬嚼之声实令其悦耳开胃。细一打量,认出系嫉妒鬼,偏狭鬼,色鬼之一群。饕餮罢,群鬼皆彼此喜乐,披袍摇身,竟变成修士模样,自掩蔽之所鱼贯慢行而出,且手持经卷,俯颜低首,口中振振有辞,似谦卑模样。见之者多有为其所惑者也。见此,魔鬼撒旦不禁仰天长笑,开怀而去。

 


成长

1998年12月11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晚祷的时候,吴静兰同学说大家都看到我成长得好快啊,我觉得这没什么可稀奇的。如果我还是原来的样子,怎么能说明我有基督的生命呢。

 

成长是什么?成长就是看别人好的地方多了;成长是忧虑的事情少了;成长是宽容的心大了;成长是测度别人的心小了;成长是我和主在一起的时间多了;成长是对将来的设计少了;成长是每日的喜乐多了;成长是盼着回乡的心思多了。

 


高矮

1998年12月11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今天晚祷时,发现刘戴恩(矮个儿女同学)高大了许多。仔细一看,原来她把讲桌移到了讲台下面,于是便显出身量来了。我们做传道人的要好好学习这个道理。当我们把做人和属灵的标准降低下来,我们似乎都有一定的身量。我们在测量别人的时候最好这样做,多看到别人的优点。但我们在属灵的追求上却要高标准,同时,在对生活条件的要求上放低标准,这样才能露出我们属灵的身量。

 


随想几则

2000年4月2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改变

神把我们改变,其中最大的改变之一,就是让我们可以在任何艰难的情况下,享受神自己。

 

情与理

基督教是不讲“理”的,讲“爱”。“理”是律法,“爱”是生命。所以,生活中很多事上不必非得争出个我是你非来,因为常常赢了理而输了情,而这也是许多人际关系矛盾的根源。

 

讲台

多年的教学生涯,使我站惯了讲台,这也是我曾得“荣耀”的位置。但今天,站到晚祷会的讲台,我突然感到自己太渺小了,因为在上帝面前,我没有什么配说的,罪人一个。神做了一切,说了一切,而我所能够做的,就是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与神相遇、蒙神拣选使用并每天从神的话语里得到喜乐而感谢我的主。

 


姓名

2001年2月2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假冒为善的人是不会在世上消失的。

 

过去的法利赛人,你问他姓什么,他和你说:姓“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的子孙吗。你再问:“什么属相啊?”“属律法。”

 

今天在教会里也有许多这样的人。问他姓什么?“姓耶!”“那属什么?”“属‘灵’!” 

 

来到美国后,人总要入乡随俗,许多人都起了英文名,更有许多用的是圣经中圣徒的名字。但有些人自从他用了那个名字以后,别人连想都不愿想那个名字了,因为他的行为把那个名字玷污了。

 

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是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天才,马其顿帝国最富盛名的征服者。一次,有人把一个逃兵押来见他。他问逃兵叫什么名字。逃兵回答:“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大帝听了大怒,向逃兵吼道:“你也配用这个名字?你或者改名,或者改变你的行为。” 

 

愿弟兄姊妹和我同蒙上帝的怜悯吧,好让我们改变我们的行为,与主的救恩相称,免得让“基督徒”这个名字蒙了羞。 

 

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以弗所书4:1)

 


灵修

2001年6月13日 于基督工人神学院

 

灵修是什么?它绝不是唱几首赞美诗,分享一下读经的体会或做感恩的祷告而已。那么,灵修是什么?其实,灵修就是来到主耶稣的面前,好好地认罪,并且愿意让神来对付你,改变你!

 


“平凡”和“平安”

2009年2月21日

 

晚上在灵修时,读到傅士德《祷告的真谛》一书。书中论到“简单的祷告”,让我思想。

 

人多有求不平凡者,看不起平凡,常常思想着如何“为主图谋大事”,似乎全能的上帝需要我们为他出谋划策策一般。但最终,这些雄心壮志却总落得像是豪言壮语之类的口号,令人哂笑罢了,因为“大事”实非我们所能为,而在於神的主权,总不可越俎代庖。

 

我为自己今天的平凡深深地感谢主。平凡的教会,平凡的牧师,平凡的祷告。但就是在这些平凡的背后,却是不平凡。上帝让这一切平凡都蒙他的的祝福。因为这些平凡反映出因着信主耶稣而带来的平安。而这平安则导致了这一切的平凡。

 

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上帝!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加福音2:14)

 

 

 

back to top